主页 >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>
四川泸州少妇荒山被奸杀 内裤塞嘴抛尸山洞
发布日期:2019-09-10 05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纳溪与合江两地交界处的丘陵地带,凸现一山,直冲云天,山形似鼓,故称鼓楼山。山前有一巨石横空而立,如竹笋直击苍云(高50多米),当地人称石笋,石笋夜间发光,像一盏玉柱神灯,普照四方,吸引着各地游人前往。但翻开鼓楼山的历史,解放前土匪经常出没,闹得四邻不安。改革开放后,由于诸多原因,鼓楼山成了三不管的地方,一度时期这个地区偷盗、抢劫不断发生,群众怨声载道,还出现所谓的鼓楼山洞穴亡灵,震惊川南。

  陈丽秀(女,25岁),是鼓楼山人家的女儿,长得美丽可爱,温柔善良,从小就孝顺父母,她嫁到龙马潭区鱼塘镇民主村周家后,也常回鼓楼山看望爹娘。一天同丈夫周强回合江县尧坝镇老家看望公婆,但婆婆已去鼓楼山陈的后家耍去了。1996年12月30日,陈丽秀与丈夫周强说:“我今天回后家看看父母,顺便把婆婆妈接回来。”早饭后她独自一人起身回娘家,经过尧坝上了通往鼓楼山大路,大约上午9点半钟,爬到大湾沟的大路上,眼看只有几里路就要到娘家了,没想到出现意外,从此杳无音信。

  12月31日晚上,周强见妻子陈丽秀未归,也未见自己的母亲回家,他整夜未眠,心急如焚,第二天一早他赶往鼓楼山岳父岳母家,母亲也在那里,但未见妻子陈丽秀。说明来由后,岳父岳母告诉他陈丽秀根本没有回娘家。一家人惊恐万状,感到陈丽秀的失踪有蹊跷,全家人便四处寻找。他们寻遍鼓楼山,问住户,访亲朋,查山坡,进森林都未发现陈丽秀的踪影。这以后,前后二家的人,包括亲朋好友,大家四方寻找,纳溪、合江、江阳、龙马潭等城乡找遍,都没有结果。一周、半月、二十多天过去,仍然踪影全无,周强无心做事,心里不停揣摩着妻子怎么突然失踪了,他想遇到坏人打劫害死也应该有个尸体,再说夫妻间从未闹矛盾,她不会无故出走,想去想来,始终没有一个答案。

  1997年元月28日,这天是阴天,纳溪区利合乡犁台村的农民赵俊高两夫妻起早,挑着农副产品经过鼓楼山去赶合江县尧坝镇。他们经大湾沟岩边大路,赵俊高发现路边草丛中像有什么东西,便走近草丛查看,有一把花雨伞,不远处还有裤子和花衣服,明显是女人穿的。以后他们依然去赶尧坝,赶场回家以后,把发现雨伞和女人衣服告诉了陈丽秀的父母亲。他们立即赶到大湾沟,看见雨伞和衣服就知道是女儿陈丽秀的用品,便立即报告当地干部,同时,告诉了女婿周强。次日,周强及当地干部和群众,围绕大湾沟的山上山下,岩边山洞四处进行搜索和查找,终于在离大湾沟路边坎下40多米的乱石包岩边发现一个山洞,洞口只有几十厘米,他们用电筒光照洞内,几米深处有一具尸体,已经开始腐烂,气味难闻,发现尸体后,当地干部做好现场保护。因此处属纳溪县管辖,便立即报告了纳溪区公安分局。

  元月29日纳溪公安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刘明富率领刑警队长廖兴福,法医李月光及侦查员邢志奇、翟虎等10多人,立即赶赴现场。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孙仲文,率领侦查队长叶浩、林光勇及侦查员刘仁福、罗刚等迅速赶赴鼓楼山。现场山洞是在山坡的岩边上,洞口很小,里面有几十米深,几米宽。市、区刑侦部门的领导和现场勘查人员不顾个人安危,硬是从小小的洞口挤了进去,在现场灯的照射下,认真细致的进行现场勘查。死者是女性,上身穿有红色毛衣,下身赤裸,尸体周边有19块石头放着,成园圈,好像是已安放好的灵墓。尸体开始腐烂,因光线的原因,只好将尸体移出洞外进行检验。在尸检前,由周强等家属辨认尸体和遗留物,确认死者是陈丽秀。尸检表皮无损伤,嘴里塞有死者内裤,解剖颈部环状软骨骨折,乳肌有溢血,法医认定死因是机械窒息死亡。据死者丈夫周强介绍,陈离家前身上带有现金600元,存折1个,系周强名字,上只有存款100元。死者戴有山城牌女式手表1只,为黄色表壳,白色表面及白色钢丝表带。

  在纳溪区利合乡的会议室里,深夜灯光还亮着,“1.28”专案组长孙仲文、副组长刘明富主持的全体专案人员会议还在继续进行。技术员、侦查员都认真讨论这个疑难案件,专案组认为:根据法医尸体解剖,是机械窒息死亡,因此,案件属于他杀无疑,其性质有报复、图财、强奸杀人几种可能;初步调查获悉,死者陈丽秀是一个农村妇女,对人善良,与他人无冤无仇,家庭关系也很好,看来仇杀的可能性不大。但死者是年轻漂亮的少妇,现场尸体下身裸露,连内裤都被脱掉,分析强奸杀人的可能性大。同时,死者的丈夫周强说离家时,身上有钱、存折,并戴有手表,但在第一现场和第二现场都未发现这些钱物。这说明凶犯强奸杀人后,又劫走了物品。从现场情况看,一人作案可以完成,但移尸的难度较大,也不排除二人作案,因此,杀人抢劫也有可能。凶犯为什么在尸体周围摆放一圈石块,像亡灵式的,这是一种反常现象,作案者对现场环境熟悉,知道半山坡有山洞,可隐藏尸体,应是本地人,居住鼓楼山上的可能性大;此人应是有流氓、盗窃或抢劫行为的人,很可能经常活动于现场一带地方,身体好,体力强的年轻人。

  天色未明,鼓楼山还笼罩在雨雾之中,“1.28”专案组10多个侦查员,冒着刺骨的寒风,又爬上了鼓楼山。他们以鼓楼山地区为主,开展侦查工作,分成若干侦查小组,在合江县尧坝镇的古楼村,纳溪区的利合乡犁台村开展排查工作,侦查员们吃住在山上,与村民打成一片,促膝谈心。在调查访问中,发现老百姓很害怕,敢怒而不敢言,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他们的心里。以后专案组的侦查员们反复动员,表示公安机关为民除恶除害的决心,为老百姓撑腰等等。终于有的干部和群众,说出了近年来,鼓楼山上有一伙黑恶势力,五六个人长期结伙在一起,明目张胆的偷盗、抢劫。还在大路上拦路强奸妇女,耍流氓活动,甚至抢劫财物,老百姓不敢说他们的话,谁检举他们,就殴打谁,还扬言要烧房子,鼓楼山没有人敢管他们,这个山成了他们的天下。

  几个侦查小组汇集的情况,都反映出以合江县尧坝镇鼓楼村的李守山(外号李三)为首的团伙,纠集弟弟李守银(外号李四)和本地的王合武(外号王五),王合文(外号王六),牟怀甫(外号牟牛儿)等人,大肆进行各种犯罪。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,拦劫妇女,进行强奸或猥亵的流氓活动。有群众反映,李三在死者失踪那些时候是在山上,有作案时间。元月份这些时候,他经常赶尧坝,用钱大方,进酒店餐馆,一伙狐朋狗友,活动于灯红酒绿间,经济反常。有人看见他在尧坝场头拿着黄色的女式手表问赶场的人要不要?不知卖给谁了。还有妇女传出,说李三早晨起来就要喝酒,喝酒以后乱性,就要耍流氓活动等等,为此,李三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 “1.28”专案组,通过三天两夜的艰苦侦查,专案组几个负责人认为,李三是“1.28”凶杀案的重大作案嫌疑人,以李三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,他们的犯罪事实基本清楚,如不立即行动,均有外逃的危险。为此,决定突击行动,统一搜捕。

  元月31日鼓楼山阴雨绵绵,寒气逼人。居住在鼓楼山犁台村的李三,早晨起来就感到冷如冰雪,又拿起烈性酒喝了起来,并问老婆:“这几天公安局的警察上山来,查山洞里的死人,你听到啥没有?”老婆回答:“没有听到啥,只听到邻居讲,公安人员说坏人跑不了,很快就要把他抓出来。”这时,李三突然没有话了,好像嗅到了什么,神情紧张,把大半碗酒一口就倒在嘴里,叫老婆添了一大碗饭来,狼吞虎咽的吃下肚子。饭后进房间收拾了几件衣服,把包包提起,与老婆说了一声:“我出门去几天,跑一趟生意,找点钱回家过年。”说后就快步往后门方向走去。霎时,从天而降的几个大个子从前后门冲进李家,从后门闯入的汉子一个飞腿将李三手里的提包踢翻在地,一个干净利落的锁喉顶腰让李三乖乖就擒,李三的老婆吐出一句:“这个大流氓,我知道早晚有这一天。”市局刑警大队外侦队长叶浩和纳溪区公安分局刑警队长廖兴福等人,押着犯罪嫌疑人李三回纳溪区安富派出所进了审讯室。其他几个抓捕小组,在副大队长孙仲文和副局长刘明富等人的带领下,在鼓楼山窝子里扑了空。后来在合江尧坝和纳溪的龙车场镇上,把这个团伙的另几个成员抓获,先后被押进了纳溪区公安分局看守所。

  元月31日下午,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定全等人驱车来到安富派出所,听取了“1.28”专案组几个负责同志关于案侦的进展情况汇报,具有丰富刑侦经验的荣老提出下步工作的重点是审问作案人,收集罪证,稳准结案。这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应该说是抓起来了,但现有证据不充分,因此,要弄清是一个人作的,还是二人以上作的。在审讯方法上,要讲究政策,攻心为主,对症下药,心理疏导,循序渐进,顺藤摸瓜,实事求是的结论。审讯中不能搞逼供信,不能指明问供,现场的细节一定要保密,让作案人自己说。这个案件的成败关键在于证据的收集,因此,要抓紧内审外查,收集证据,特别是死者被抢的手表,存折等物。要以“1.28”案件为契机,解决鼓楼山这伙流氓恶势力,收集他们的犯罪事实,一网打尽,安定民心,确保一方平安。破案后要认真总结经验,专案组的同志很辛苦,要表彰先进,取得区委区政府的支持,给专案组的侦查人员报功和奖励。

  会后专案组分成五个审讯小组和二个外查取证小组,并依法开出罚单。七肖走天下!内审外查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专案组的全体同志不顾几天来的疲惫,以超常的奉献精神,连夜开展工作。

  第一小组的孙仲文、叶浩、廖兴福审讯李三,在安富派出所审讯室的火炉边进行。李三虽然没有平日的嚣张气焰,但仍然不肯轻易就范,先只交代伙同几个弟兄在鼓楼山横行霸道、偷盗、抢劫的事情,不谈与“1.28”杀人案有关的事。面对这个十分老道的“老大”,审讯人员不急不躁、不发怒、讲政策、法律,晓之以理,打消李的侥幸心理,他终于开口了:“山洞里那个女的是我和王五两个人整死的。去年12月30日上午9点,王五来我家约我出去偷鸭子,走到大湾沟路上遇到一个漂亮的女子上山,王五去把她拦住卡颈,我脱她的裤子,王强奸后,我又强奸,整死后抬在山洞里去的……”这以后他再不作任何交代了。但外查组调查,王五当天去赶尧坝,发案时间有人证明在场上,不可能参与作案。加之李的妻子证实,李当天早晨喝酒后,是一个人外出,根本没有王五来约他,据此,证明李是假供。

  审讯人员以事实驳回李的假供,明确指出冤枉别人只能增加罪恶。一语点破后,打破了审讯场上的僵局,李三身子发抖了,他向审讯员要了一支烟抽起说:“那个女的是我一个人杀的,没有其他人。”“这次你不能再耍花招了,老老实实的交代才行。”审讯员指出。“那天早晨本想吃早饭后去赶尧坝的,我起床后,又喝了些酒,我这个人喝酒后有些乱性,老婆又不从,我就出门了。走到大湾沟大路上,遇到一个年轻女子上山来,长得很漂亮,我的色心一起,就上前把她拦住,并说要与她耍一盘,她不从,又说她是回鼓楼山娘家去的,你不能乱来。我不由她说,就抱住她将她按倒在路边坎下,估倒压在她身上,脱掉她的裤子,把她强奸了。奸后她说:“我认识你,我要告你。”我怕事情暴露,就起了杀人灭口之心,又卡她的颈子,直到她没动了。我怕她活转来,又把她的内裤塞进她嘴里,以后我把她的外衣长裤子和雨伞丢到草丛中去了。我知道不远的乱石山坡上有一个山洞,才把她背起,下坡走了几十米,又爬坡把她塞进山洞里,我接着爬进山洞,把她拉进洞里,头朝内脚朝外,下身赤裸,然后我把她的布包取下来搜东西,找到现金600元,都是100元的,还有一个存折,又取走她手上的手表,最后给她脚盖上枕巾,用石块砌了一个圆圈,我看了一下才离开。”李三交代了作案经过。“你这些物资怎么处理的?”“现金我用来买酒喝,进馆子等花了一些,剩余的就是你们搜到我的提包内的钱,存折我见上面只有100元,又不敢去取,就丢在家里灶内烧了。”“那只手表呢?”“手表我拿去卖给尧坝场上个体修手表的摊子上,20元钱就卖了。”“是一只什么样的手表?”“我记得是山城牌,女式手表,黄壳子白表面。”“你为什么要用石块在死者尸体周围砌一个圆圈?”“作案后我在山洞里呆了一些时候,看见死者可怜,我后悔了,转瞬间我思念她,就用石块砌一个圆圈,让她安详的去吧!我这样说可能你们不信,当时就是这样想的。”

  根据李守山的交代,外查组侦查员迅速赶到合江尧坝镇,在场上找到了朱修表匠,证实确有买手表一事,取回了女式的山城手表,经死者丈夫周强辨认,是死者被劫的那只手表。专案组对其他几名团伙成员,经审查虽然与“1.28”凶案无关,但他们多次结伙抢劫、偷盗,搞流氓活动的犯罪事实存在,均被依法逮捕判刑处理,使鼓楼山得到了安宁。

  抢劫、强奸、杀人的李守山罪恶严重,被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执行枪决的时候,他在刑场对执行官员说:“帮我带一个信回家,叫我儿子不要学我,要好好读书,将来做正当的事情,不要去犯罪。”至此,鼓楼山洞穴亡灵之谜真相大白。